服饰

屈子魂

2019-11-10 03:16: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听说,北方与南方的粽子大相径庭,主要是口味上有一甜一咸的差别。作为一个岭南人,我喜欢的固然是家乡的咸粽子,也只习惯它的味道。其实到如今已不用等到甚么节日才能吃到粽子了,平时也常见。但是不知道为何,总觉得端五时的粽子才最正宗。

屈子魂

小时候家里过端午节,尊长会砍下一根竹枝,在青翠的竹叶间绑上几条白纸带,挑着水桶,到离家不远的河边摇上几下竹枝,在白纸条飘扬的时候,呢喃吟唱一段听不清是什么词汇的咒语,然后把竹枝插在后边,最后挑上一担河水回家。那时候,肯定不知道有《招魂》这种充满了南方特色的辞赋,更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仪式。直到长大,才知道那是为了纪念一个叫屈原的人。

我想,2200多年前,当屈原怀抱石头跳进翻滚的汨罗江时,理应想不到他会与粽子这种吃食结下了数千年都没法摆脱的不解之缘。提及屈原,会联想到粽子;说起粽子,要想到屈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因一个人的死亡与端午这个日子结合在一起,从此中国人便多了一段刻骨铭心的传说。

说到屈原,哪怕他已落魄之极,忧愁困苦多年,我也宁愿相信在那一天出门前他一定会精心打扮着装。他是楚国贵族,峨冠博带,举止从容,没道理给众人留下邋遢糟糕的外部形象。整理妥当后,就这么一路走一路唱,到江边遇上一个渔夫问他为什么这般。他说:“举世皆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奈何奈何!渔夫说何不随波逐流?屈原不愿令污浊玷污清白之身,毅然,转身,怀石,投江。就在端五这天,就在汨罗江边。于是,汨罗江上便时常吹起一阵阵万古悲风,吹过了战国秦汉,也吹过了唐宋明清,吹了一千年,两千年;把历史吹得沧桑了,还吹入了茫茫人心。

那天汨罗江的波浪一定极其凶恶吧,惊涛裂岸,卷雪千堆。不然屈原自沉的时候没必要怀抱石头,他大概是怕湍急的江浪把自己冲到了远处,致其远离故乡,那就不是他的本意了。对楚国故土,他爱的博大深沉,不惜以性命来证明。正如司马迁等人言,做过楚国左徒、3闾大夫的屈原,以其才而游走其他诸侯国,没有哪国不欢迎重用的。但他不!他要与楚国“同死生,轻去就”。楚怀王罢他的官,楚顷襄王流放他,那也不打紧,自去作他的文章。忧愁幽思成《离骚》,满怀思念有《9歌》,彷徨愤懑是《天问》……文约辞微,志洁行廉,他就这样一步步走向“与日月争光”的境界。

待到西汉宗室刘向辑录成《楚辞》1书,屈原成了一种文体的开创者,从此光耀千古。楚怀王身死他乡,为众人所笑;楚顷襄王被秦国打得迁都,仓促而逃,只留下襄王梦神女的传言。两人生前再大的权势,最后也不过是一抔黄土遮身,甚至成为历史的笑料。而生前被他们所打压放逐的屈原,只凭文字,便已不朽!

与屈原同样不朽的当然还有无情吞噬他身躯的汨罗江。江水滔滔,滚滚而去,冲走了流沙,朦胧了真相,颠倒了时光,却终究把屈原的灵魂留了下来。英灵依然为情所困,日里念家国故土,夜来听江风阵阵。想听的是国与君皆安的消息,思念的是再熟悉不过的楚风。如此魂灵,谁来与祭?

看!有一位峨冠博带的士大夫来了,比屈原更年轻,却一样地萧索。他从北边风尘仆仆而来,路过汨罗江,忍不住驻足,多看了几眼,也许是联想到了甚么,勾起了他吟哦发唱的兴趣:“呜呼哀哉!逢时不祥……”哦,那是贾谊,带来了他的《吊屈原赋》。此时,离屈原葬身鱼腹已足足1百年矣!一千年后,又一名失意落漠的文人从北方赶来,在汨罗江边想起屈子、贾生,一样忍不住吟唱:“先生之不从世兮,惟道是就……”这就是柳宗元了。他比贾谊要惨淡得多,要到更远的永州去,期间以为有机会“南来不作楚臣悲”,没想到还有更遥远的柳州在等他。他悲的当然是屈原这个“楚臣”——一个死也要死在故国土地的男人。

诚然,活在那个混乱的时代,屈原是悲哀的。然而,正由于有了悲剧的屈原,我们民族才多了一份难以磨灭的华章。他的《楚辞》,他的悲哀,他的死,铸就成了我们的荣幸。只因他能不朽。只需端午节还在过,只要还有人吃粽子,屈原的魂灵便能长存久生,嵌进我们的心中,融成我们的民族基因,变为文化印记。那么,他那些已传唱了一千年、两千年的传说,还势必可以再传下去一千年,两千年……

端五之日,心吊屈原,歌招屈子魂,与这么一个人物挂钩,就算粽子还有南北之别,想来是人无论古今,地不分南北,此心也就相同了。当粽子在手,粽香流于口齿之间,无论你是南方人,还是北方人,都不会忘却世间有这么一个人来过,恨过,爱过。不是吗?

作者简介

彭伟成:网络作家,笔名沧海鲲鹏,1986年生,广西陆川人,玉林市作家协会会员,曾在南宁、广州两地文化公司做过文学编辑,后全职创作小说。创作经历和事迹先后被《广西日报》《南国早报》《南宁日报》《玉林晚报》等相继报道。现为爱奇艺文学签约作家。

西地那非片保持期多久

印度神油防伪查询

伟哥真的有用吗_真相大揭秘:长期吃伟哥真的影响性功能?

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功效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